您好,欢迎访问中国鞍山名人网官方网站!
名人书画
李德义:共鸣与陶醉—任方程水墨写意鸵鸟赏析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王宏伟 发表时间:2011-8-22 21:51:15 阅读:1761
    既把握机遇,又审时度势,既敢于冲刺,又进退有致——选择观是一个艺术家成熟的水银柱。
                                                                  ——题记
    中年画家任方程,功力扎实,学养丰赡,中西合璧,全面发展。是一位悟性极高,极具发展潜质的复合型艺术人才。他研修西画,油画、水彩、水粉无不涉猎,肖像、风景、静物无一不精;他染指中国画,把人物、山水、花鸟摆弄得妙趣横生,把传统的水墨丹青鼓捣得像模像样。尤其是他的水墨写意鸵鸟,以独特的艺术视角,以任方程的美学取向与笔墨程式,开了传统水墨写意的先河。天道酬勤,在多年孜孜矻矻,不辍临池的探讨与实践中,他终于修成正果——把鸵鸟画到了家,练就了一手画鸵鸟的看家本领。
    近年来,他的鸵鸟日益被画界看好,为藏家瞩目,在海内外各级各类展事、赛事中屡屡折桂,夺金摘银。他绘就的《2008只鸵鸟迎奥运》百米中国画长卷,曾在美术界、收藏界引起轰动效应,被中国奥委会、国家体育总局、中国体育博物馆永久收藏。
    艺术这等事,画画这门道,浅尝辄止易,探得堂奥难;亦步亦趋易,独辟蹊径难;复制古人易,超越自身难。把鸵鸟收入尺幅,在写意中国画选题上,尚且还是一块未被开发过的蛮荒之地。所以,任方程画鸵鸟就没有现成的途径可循,他必须在没有路的地方踏出一条路来。
    对任方程来说,这是一次对自我的挑战。
    为了画好鸵鸟,任方程可是着实下了一番苦功夫。他曾经像一个负笈跋涉的苦行僧,吃尽鞍马劳顿之苦,去陕西、宁夏、东北的鸵鸟基地体验生活。他们单位发展三产开辟鸵鸟养殖基地,他立刻主动请缨去那里工作,为的是有更多的时间,更好的条件观察鸵鸟。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究竟有多少个日日夜夜,他与鸵鸟朝夕相处,耳鬓厮磨,静观默察,细心揣摩。速写本画了一本又一本,终于对鸵鸟的生活习性,动作特点,形态神情了然于心,达到了闭目如在眼前,下笔如在腕底,自由娴熟的境界。难怪国家美协主席刘大为看了任方程的鸵鸟竟由衷赞叹道:任方程养鸵鸟、画鸵鸟,深入生活,摒弃杜撰,不失为创作的有益借鉴。
    在艺术孤旅中跋涉的任方程,一直恪守着孤独、智慧、发现、创造的意念。他说,艺术是形而上的体现。六朝宗炳曾言:“画图非止艺,行成当与易象同体。”说的就是一种智慧的结晶。艺术是寂寞的事业,是愚人的事业。没有孤独便没有距离和高度。这也是艺术家认识水平同社会存在矛盾关系的显现。所以有人才强调“艺术是天才的特权”。看来天才的意义就在于能够理解和承载几千年来形成的一套独特的思维方式和认知关系,从而转化为开放的思维观念和表现认识的笔墨程式。这就是当我欣赏任方程的水墨鸵鸟时,首先闪回在脑海中的一个感受。
    生活客体是艺术的生命之泉。多年来任方程潜心致力于为鸵鸟传神写照,与天地造化相呼吸、相感应,以自己的艺术敏感,参透客体意象之生机,汲取精化,洗尽尘滓,在圆熟练达的笔墨中,浸透一份爱的真挚与情的勃发,于气韵流畅中构成了空灵的画面,哲理的蕴涵,隽永的情趣。积数十年苦研之功,笔参造化,神摄象外,水墨点染之处只觉生意盎然,生发一片天真绚丽,令读者品味无穷。
    任方程笔下的鸵鸟,神态毕肖,活灵活现,笔致姿肆简拔,均以墨色出之。或行走、或腾跃、或纠葛、或相偎、或伫立望远、或引颈嬉戏……虽无刻意铺陈,却有一股生气扑面而来。既生动活泼,又庄重威严, 率性点染的墨迹中,一扫俗媚慵懒之气,平添刚健明丽之风。画家以真力弥漫的淋漓笔墨,曲尽鸵鸟的种种情态,彰显了生命的力度。
    任方程的造型观,在齐白石的“似与不似”的基础上,又有所发展,因为他笔下的鸵鸟既体现出深厚的传统积淀,又有强烈的现代意识,他能够自觉的在历史的发展中,来传承和弘扬东方国粹艺术的。
    中国画的笔墨是颇有学问的。中国画家十分讲究笔墨,笔墨要素是中国画具有独特精神容量的符号体系。笔墨、笔墨,顾名思义包括用笔、用墨两个方面,用笔要看笔势、笔致、笔力,用笔要以力度美为核心;用墨即是对墨(黑色)的掌控,也就是画家对黑色的使用和偏爱,这可能与中国远古“尚黑”的文化理念有一定的渊源关系吧?
    笔墨是中国画的灵魂,因为在它的身上积淀了儒、道、禅等各种文化精神。
    任方程的笔墨程式,向读者传递的正是这样的文化信息。对任方程的笔墨特征是否可以做如是概括:一是突出线的独立造型的能力,强化通过线的抑扬顿挫形成节奏感,通过线的运行调动,形成质量感。二是突出墨的韵律感,以墨的浓淡、干湿、积破调解层次,色不碍墨,最大限度地发挥墨的表现力。三是突出笔墨综合塑造形象的功能,张扬笔墨的个性,充分彰显黑白系统构成的视觉能力。
    西画注重光影、明暗,其实中国画的黑白系统又何尝不是光线的显现:白是明显的光亮,黑是隐匿的黑玄,中国画的黑白法则与西洋画的形式构成殊途而同归,黑白是中国画的本原和色彩的圣光。白是黑的扩散,黑是白的凝聚,黑是实白是虚,黑是密白是疏,既对立又统一,形成了传统美学的色彩规范。
任方程深谙中国美学的个中三昧。
    擅长油画、水彩的任方程,画国画时没有用西画的理念去改造中国画,尽管他大胆地借鉴了西画的一些技巧,当他拿起毛笔的时候,还是没有忘记把毛笔的功能发挥到极致。聪明的任方程才不干用筷子吃西餐的傻事呢!他深知,中国画的笔墨与西洋画的笔触差别不是在技巧上,而是在观念上。最重要的区别在于一个重原则,一个重原理;一个重历史,一个重科学;一个重修辞,一个重语法。
    任方程的鸵鸟,虽然源于生活,烙有鲜明的时代印迹,但骨子里的血脉还是民族的,传统的、中国的。
    任方程的笔墨程式还有一个特点:笔墨不但是造型的技术手段,更重要的还是寄托画家主体情思的物质载体。笔墨的意义不仅仅在于为造型服务,往往还寓含着画家的精神因素。
    翻开中国美术史我们会发现:源远流长的文人画传统,使中国画贯穿着一条隐逸情怀的基线。宋元以降,日趋成熟的文人画,为隐逸情怀锻造了一个笔墨范式的外壳,成为中国画区别于其他民族绘画的明显标志。因而,仅仅将笔墨看成是一种图式符号,无疑是偏颇的。
    它是作为中国画形式自律化的结果,将艺术手段与艺术目的整合为一体,在锲入社会时代定性与历史延续性的前提下,寻求人性内在伦理的对应。
    如是观之,任方程的水墨丹青在“笔性”、“墨韵”、“心画”、“写意”、“蒙养”等要素的整合关系所昭示的内在精神,并不是基于生理和心理层面上的主体化选择,而是更为本质的表现为观念和文化层面上的主体化选择。
    这就是提升任方程绘画艺术思想与艺术含量的基本要素。
    著名美学家宗白华先生认为,人们之所以欣赏、认同艺术,是因为在真正的艺术作品中能体验到生命的跃动与人性的憧憬。正是这种审美取向,才能使欣赏者面对艺术作品时产生共鸣和陶醉。欣赏者在艺术作品中发现了人自身本质的美……作为欣赏者,笔者正是在任方程的水墨鸵鸟中,感受到了这样的共鸣与陶醉。
网友留言
钢城老友:
2011-11-20 6:37:05
看德义文理并茂精解美醉哲性共享之,募贺崇尔也!
页次:1/1  最新 1 条信息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后页 
    
姓名:
内容:



版权所有 中国鞍山名人网 辽ICP备10005452号 电话:15942252163 联系人:王宏伟 技术支持:创易网络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其它网站不得转载和引用
您若对网站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站联系,本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