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鞍山名人网官方网站!
名人书画
李德义:大符号 大体系 大语境——王自修留白冰雪山水画的学术特色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王宏伟 发表时间:2010-4-13 0:25:28 阅读:1946


    他成功了,他的画开始震动京城,人们已经开始关注留白冰雪画的创始人王自修了。 ——题记 李德义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同的地域文化背景,也造就了艺术风格并不雷同的画家群体(诸如人们熟知的扬州画派、金陵画派、长安画派、岭南画派等等)。甚至可以说,不同地域的自然景观,人文地理的独特性,可以成为不同的绘画形式,不同绘画技法的催生剂。这样的先例中外绘画史上并不鲜见。君不见,雾伦敦的氤氲之气,正是水分、色彩渗化淋漓,透明灵秀的英国水彩画的发祥地。法国南方爱克斯的圣·维多利亚山,让人们又找到了塞尚响亮、斑斓的色彩源头。同样,明眼人可以毫不费力地在黄山的山石结构中,寻觅到中国画家石涛等人笔墨皴法的故乡。“默看细雨湿桃花”的江南梅雨、桃花,则是简约、温润、柔婉、雅致的中国水墨画的滥觞。
  西方绘画重写实,偏于形与质;中国绘画重写意,重视神与韵。造成中西绘画审美取向差异的主要因素,固然在于不同民族不同思维理念、审美情趣、价值取向的差异,但是还有一个因素,也是断然不该忽视的:那就是当画家面对不同的客体意象时,需要调动不同的心理特质,才能完成自然客体对象化的表述过程。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画家的慧眼和善于思考的“悟性”远比巧手更重要。画家“心源”的舞台有多大,他眼前“造化”的舞台就有多大。
  发了这么多感慨,是源于看到了画家王自修的留白冰雪山水画。
  站在王自修的画作面前,那种“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豪迈磅礴、汪洋恣肆的宏大气势令人拍案叫绝,不能不被震撼。
  生活在东北的王自修,他把自己的艺术视角,笔墨好尚,锁定在东北特有的自然风光——漫天皆白,周天寒彻,银装素裹,缀琼挂玉的林海雪原,恢弘博大的冰雪世界之中。
  一望无际的雪原,洁白葱郁的林海。斑驳无暇的白桦林,淙淙且神秘莫测的溪水。娉婷袅娜的炊烟,古朴又不失静谧的农舍。山石间,点点散落的黄叶;树丛中,默默无语的野渡。石碾石磨,在述说北国农家的温馨;鸣鹿,在期待紫气东来的欢悦,或企盼早春三月的和煦春风。福到柴门,伴随着声声犬吠;迎春的红灯,映着春动的融融暖阳。林海呼应阵阵松涛,明月朗照神州雪野……王自修,就像高明的导演,赋予他笔下的这些似无生命的道具以活生生的灵性,使他们在冰天雪地的舞台上,成就了一幕幕令人激动的、充满希望的北国新春气息。
  当然,光凭这冰雪选题,王自修还不能锻打出自己独特的符号体系,形成自己特色鲜明的冰雪语境。也就是说光靠冰雪形象的重塑,未必就能得到“中国第一雪”、“关东画派领军人物”的赞誉。他的成功是得益于他的“一招鲜”——那一系列前无古人高难度的留白冰雪技法。
  如果说关东画派人物画的开拓者是王胜烈,后来者就是赵华胜,那么冰雪山水画的开拓者就是于志学,后来者则是王自修。作为开拓者,于志学对冰雪山水画的贡献是不能抹煞的,作为后来者的王自修更是功不可没。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关系,此中看出王自修更具成功性。他以自己独具个性、不同凡响的留白冰雪山水画,升华了自己的纯具中国画神韵的艺术品位和文化含量,营构了大符号、大体系、大手笔的艺术框架,当之无愧地摘取了“中国第一雪”的桂冠。
  如果王自修跟在于志学的身后,亦步亦趋,凭他的悟性和灵气,集于志学的所长于一身,是断然没有问题的。这样他也能够画出很好看的冰雪山水画。然而,这样的王自修只能成为于志学第二,于志学第三,遗憾的是不会有王自修。当今的画坛,这样的遗憾我们见得还少吗?有多少画家,因为拿不出自己的货色来,之后打着老师的招牌讨生活。王自修毕竟是王自修,他到底是个聪明的画家,是一位成功的开拓者,他决心在冰雪山水画的艺术实践中,闯出一条自己的路子。他曾经撰写《继承·发展·创造》一文(参见2006.7.1《美术报》33-40),作出了继承是学生,发展是画家,创造才是大师的艺术论断。多年来,王自修在艺术探索中,一直践行着自己的艺术主张。他忠实于民族绘画的神韵与发展,他执着地坚持传统基础上的创新,一直自觉地推动自己的艺术境界走向辉煌和创新的理想高峰。
  我们不妨回过头来,看看中国画的历史。不错,古人也曾用过留白的画法,但那是大面积的天空、水面。对于雪树、雪枝、雪挂、雾凇、冰溜、冰川、冰柱的表现也就是整个冰雪世界的表现上,古人实在无能为力,有时候偶尔遇到这样需要表现的物象,只好加盖白粉。无疑,这样做很容易伤害中国画笔墨的灵透性,这是让宣纸、毛笔舍长就短的做法,也给装裱和收藏带来了困难。古代山水画家大多在南方,江南水乡,小桥流水,飞瀑青山他们画的多,如何表现南方景物的经验也积累得多,对极少染指的冰雪景观,只好望而却步了。
  为了攻克冰雪山水画的这一难点,于志学创造了用矾水代替白粉的画法。他用矾水画冰雪,成功地表现了冰雪晶莹剔透琼玉般的质感,一时受到人们的好评。但时间一长,问题就来了——矾水在宣纸上,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变黄变脆或产生一种僵巴巴的感觉,这会使画面效果大打折扣,从而使藏家扫兴。
  经过多年的反复打磨、反复实验,王自修找到了用水墨表现冰雪效果的最佳技法——大量的、多处的、多次反复用留白的方法表现冰雪世界的感受。
  这种留白的画法为王自修的冰雪山水画开了新生面,他被公认为是留白冰雪山水画的创始人。作品得到了海内外画坛行家和藏家的认可,也使他得以崛起画坛,名噪艺苑。
  王自修的画着色不多(甚至不用色,实际据王自修讲他的墨里是有颜色的),艺术魅力主要来源于画面明暗度对比的效果,亦即黑(墨)白(纸)的对比效应。深谙中国画笔墨精髓的王自修,清醒地知道:在色彩世界中只有黑白才是主宰,中国绘画最崇奉的色彩就是黑白,中国传统色彩的审美的本原也是黑与白。杨柳青年画的白底,苗族图案的黑底。白瓷的黑釉,彩陶的黑白纹样,白色的宣纸,黑色的墨等等,都是色彩的和弦。与中国画艺术规律相通的传统戏曲,在色彩审美的铺排调动中,也殊途同归地遵循着黑白法则。与华丽的戏曲服饰相搭配的是乔玄的白胡子,张飞的黑胡子,与旦角服饰相对应的雪白的水袖。传统戏曲是这样,民间版画是这样,农民画是这样,中国画亦然。五光十色就美吗?怕不尽然。有时反而使人感到平庸和俗气。任何色彩的效应也离不开黑与白的对比,在人们的视觉世界里,如果强调其视觉冲击力,黑与白才是色彩的幕后操纵者。
  古今成就卓著的中国画家,驾驭笔墨游刃有余的一个重要元素,都与对黑白的韵律、节奏的把握有关。齐白石、潘天寿、石鲁等大师,都把黑白的韵味推向了极致。林风眠更不必说,这位出入中西绘画70余年,融贯中西的巨匠,也在黑白反差中明确了自己的艺术定位。他的大部分作品都紧紧咬住了黑白的色彩底蕴,跃动的白与稳重的黑构成了他画面的基调,是黑白的林风眠,演绎着艳丽的林风眠。
  和这些大师们一样,王自修一头扎进了黑白的笔墨世界中,当他驾轻就熟地徜徉于笔墨的黑白韵致中,色彩对他来说已是多余的了。白,多处留白,反复,细密的留白,加以黑——笔墨的渲染烘托一一足矣。
  留白画的墨构成了王自修冰雪山水画的大手笔,也打造了他冰雪山水画的符号体系。
  还得提一句老话:有地方性才有全国性,有民族性才有国际性,有个体性才有群体性。王自修把东北得天独厚的冰雪风光收于笔底,常画常新,这是他选题独有的地方性。他的笔墨符号载体,是一种可以超越国界的表现语汇,他画长白山、画关东大地,同时雪漫神州,他亦可以画泰山、画黄山、画长城、画江南水乡的冰雪景观……因为他的艺术根须深扎在中华民族丰腴的传统沃野之中;他娴熟的留白冰雪技法,既是高难度笔墨技巧的体现,也形成了自己前无古人的自家风貌。由是观之,王自修的画能够顺畅地走向全国、走向海外,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看来艺术最忌讳的是“自己”的缺失。王自修的成功就在于:在冰雪画创作的实践中,他真的做到了对传统不但要继承、发展,更重要的还在于创造。王自修打的不是别人的旗号,王自修是开宗立派的王自修,是自立符号的王自修,是民族传统绘画的真正继承、发展、创造,王自修就是王自修。
  王自修曾经这样说过:在传统山水画的浩瀚苍穹中,“我经常在满天的星斗中苦苦寻找,哪一颗该属于我?”可以使王自修欣慰的是,经过40多个春秋披肝沥胆的艺术求索,经过“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不懈追求,在充满荆棘,漫长而又艰辛的艺术孤旅中,王自修终于找到了那颗应该属于自己的艺术星座。“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缪斯女神冰冷的心,这时候,只有在这时候,才被王自修那执着而炽烈的心火融化了——吝啬的缪斯女神,终于慷慨地回报了王自修。这正如王自修自己说的那样:“我的雪,我的梦,是冰冷?是苍凉?我要努力烧旺心火,春寒尽管难度,那飘飘洒洒的雪花,却是为春天到来而斡旋的使者,她悄悄地告诉我:冬天要去了,春天还会远吗?”
  如今,沐浴着春光的王自修,还在奋力跋涉,在冰雪山水画出新的路上他不会停止前行的步伐。
  人们有理由期待着。
网友留言
页次:0/0  最新 0 条信息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后页 
    
姓名:
内容:



版权所有 中国鞍山名人网 辽ICP备10005452号 电话:15942252163 联系人:王宏伟 技术支持:创易网络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其它网站不得转载和引用
您若对网站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站联系,本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